思颖流风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242|回复: 0

女人花,凝结在时光深处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389

主题

414

帖子

1774

积分

专版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1774
发表于 2016-9-30 11:59:4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[size=15.9996px]今年是莫奈去世90周年,许是机缘凑巧,“遇见橄榄树下的雷诺阿”、“莫奈印象·时光映迹”在这个夏天先后来中国巡展。如果单看招贴海报,还以为那个韶光妍媚的巴黎忽然回来了,借着印象派大师明亮纷乱的笔触。可惜两个展览的水分太大,送来的雷诺阿多是精仿画作,莫奈的所谓“时光映迹”其实是把原作处理成了多媒体映象,在电子屏幕上美轮美奂。手工酿制的葡萄酒变成果味饮料,失望在所难免,不过,倘若不固守眼睛的执念,会发现凡能量够强的作品,总能经得起传播介质的转述和翻译。雷诺阿笔下富丽的色彩变化,莫奈捕捉光线的能力,透过图像效应的层层摆布,意思都在,大可悬想原作的形制与风神。尤其是站在环状展厅里目击莫奈为自己的第一任妻子、也是他一生的挚爱卡米尔画的一幅幅肖像,倚枕读书的,斜撑阳伞的,手持花束的……直至临终前(才32岁)那幅既安详平静又恍惚迷乱的遗像,在数字技术呈现的光影与音乐中翩翩浮现,交相叠映,一时间满世界都是她,都是她——居然别有一种感动。

[size=15.9996px]木心有诗:“哪有你,你这样好/哪有你,这样你”。卡米尔出身贫寒,莫奈的父亲极力反对这桩婚事,经济支援中断,但莫奈执意选择与爱人同居。生活贫困,只好从用过的画布上刮下颜料来重复使用,甚至曾经当街乞讨——“人在悲哀的时候,最像一个人”,这话由孟德斯鸠说出来,真是通达、体贴。看看卡米尔一袭白衣在山坡上当风而立,恍若每个人都有过的初恋记忆,但又不止于此,这里蕴涵着女性在艺术中的崇高位置,还有对人性的勇敢担当。说起来,莫奈毕生只画一个女人,画到令人黯然销魂是一种好,与他近乎同岁的雷诺阿画过许多女人,各有各的丰润与妩媚另是一种好。偏巧在印象派的一干宿将中,两人都穷,又都长寿,晚年的雷诺阿几乎半身不遂,坐在轮椅上,用绑带缠紧手指捏住画笔还在画那些饱含阳光汁液的女裸体。他曾有名言:我画女人的背,画到可以抚摸的样子,就停下了。又说,上帝最美的创造就是人体,以我个人的品位看,是女性的身体。

[size=15.9996px]印象派艺术几乎就是一种巴黎的艺术,因为城市人对城市的美丽最为敏感。“洗练,快速,敢于直面倏忽变化的自然情致,再现生活的本色和元气”,当年左拉为马奈所写的辩护词,庶几可以看作印象派的集体性格,也是艺术应对现实生活节奏与速度的势所必然。当1886年,最后一次印象派联展结束,当年蓄意起事而又纷争不断的革命同仁就此散伙(莫奈和雷诺阿索性退出了这次展览),看上去似乎并无光荣可言,而巴黎资产阶级摩登人物早已悉数登场,一个风云际会、繁华绮艳的时代将要开启了。伍迪·艾伦曾以梦游式的手法,拍摄了高更与德加、毕加索与海明威等人竞相出没的巴黎传奇,并借着片中人物之口,将那个群贤毕至的舞台定义为“美好时代”。如果说,《午夜巴黎》是伍迪·艾伦写给那个时代的一封情书,则“回望美好时代: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意大利绘画精品展”差可视为一枚货真价实的精致书签。小莫奈5岁的乔瓦尼·博尔迪尼是这次展览的主角,他出生在意大利,个人艺术的磁场却在巴黎——有多少人听说过这位画家?美术史既权威又势利,一些生面孔让名家给挤得门庭冷落,真要摆出来看看,往往吓人一跳——看他笔下的广场、街景、舞会散场后的马车,色泽浓稠而又肆意驰骋,那种果断,那种速度感,原来巴黎还可以这样画!此公的自画像也自命不凡,嘴唇很薄,髭须英挺,富于表情的脸上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敏感、坚毅和嘲讽的神气。

[size=15.9996px]博尔迪尼以肖像画闻名巴黎,其声势据说与美国画家萨金特当时在伦敦的地位难分轩轾。他为德加画的炭笔素描,深沉、专注中透着富家佬特有的颓唐和刻薄劲——那是他与德加交往最频繁的时期,由此所获甚丰,用来画上流社会的女人肖像,大放异彩。博尔迪尼,以及同一展览中亮相的尼蒂斯、科尔科、班蒂等一大批人,他们大多旅居巴黎,笔下或深或浅,都能看出印象派给予的灵感和启示,但呈现在画布上,又十足意大利风调。一帧帧看下去,好像沉浸于黄金岁月的意大利歌剧,高亢、华丽、圆润、明亮,那是色彩笔锋的声乐炫技,让人陷入轻微的晕眩,呼吸困难而又欲罢不能——卢梭曾说,只有意大利语才最适合演唱歌剧,而“美声唱法”(Bel Canto)一词亦源出意大利语。临场写生、当下决断的绘画立场与糅合颤音、跑句的即兴花腔之间有什么内在关联吗?以我涉嫌轻率的直觉,好像只有这样的“美声”,才配得上那些集修养、优雅、性感与活力于一身的侯爵夫人或社交名媛。而且博尔迪尼多懂得女人的美啊,他知道怎样用欹斜的构图突出女性如素丝般光滑的肩颈与锁骨,又能聚焦女人的手臂,以芳香的色泽和透明的勾线画出“清辉玉臂寒”的梦幻效果。据约翰·伯格的理论,西欧所有女体画投射着男性欲念的目光,后来女权主义兴起,着意反抗这样的目光。但肖像画如何呢?好像他没有提,我眼见画展中两位身材颀长,貌似白领一族的姑娘,每撞见一幅心仪的女性肖像,忙不迭摸出手机,背过身去,仔细比照着画中人的姿态,美滋滋在前面“咔嚓”一声,到此留念。可见“美好时代”并不专属于男性,抑且可以跨越国别、阶级与意识形态呢。

[size=15.9996px]因为给同时代女性留下了最理想的典型形象,时人称这种“博尔迪尼艺术”为“女人花”。但这不是“等待有一双温柔手,抚慰我内心的寂寞”的“女人花”,而是热情活跃、风姿洒脱、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一代天才女性。这种新型女性身上闪耀着许多前驱的影子,比如才华横溢、曾以男装现身巴黎酒吧和沙龙的乔治·桑,比如雄辩滔滔、敢于和拿破仑对抗的斯塔尔夫人。展览最后结束于一幅叫《梦想》的作品(作者维托里奥·科尔科,恰好作于两个甲子之前):萧瑟深秋,一位支颐凝坐、装束清雅而又不失干练的女性直视观众,那种风情暗藏的独立与矜贵,好像真的像梦一样凝结在了时光深处,不容轻慢,难以再来。(文/童凯思)

[size=15.9996px](注:“遇见橄榄树下的雷诺阿”与“莫奈印象·时光映迹”艺术展在北京已告结束,目前正往上海、深圳等地巡展;“回望美好时代: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意大利绘画精品展”将于10月9日在中华世纪坛闭幕)


该会员没有填写今日想说内容.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